寜月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贵乱记梗

百绘家族——没落的千手族裔,被放逐的分支(拒绝配合千手宗家与漩涡一族、宇智波一族为敌;母系氏族与千手男权至上原则相悖)

家族秘术:破解封印结界

 

百绘罹菁(嫡姐):百绘一族的家主(25)——忍术无效化

百绘鸾虹(庶妹)

宇智波玖渊:宇智波一族的秘密战力,根部(效忠鹰派)在暗部的卧底——“木叶猎隼”。

玖渊的任务是套取秘术并诛杀百绘一族(不安定因素)。

在调查过程中得知百绘一族可能是被迫害的千手族裔的一支,不忍杀这些无辜的人(实际上忍者杀人从来都不问理由,这种恻隐之心只是因为玖渊爱上了罹菁,想要保护她和她的族人),帮助他们逃往暂时安全的地区。(玖渊借朔茂之口给村子里传递了任务失败尸骨无存的假消息)

鸾虹深深迷恋上了那个为了他们背叛村子的英雄

得知罹菁怀上了玖渊的孩子之后鸾虹万念俱灰,孤身一人离开了避难所。

 

旗木朔茂:平民英雄,精英上忍——“木叶白牙”。

在外出任务的旗木朔茂对自称孤女的鸾虹”一见钟情“。鸾虹(17)报复性地嫁给了朔茂(29岁),意外怀孕生下鹿惊(LJ)后离开朔茂(30)。

 

用心脏献祭,成为黑巫女(18)。向木叶透露了罹菁玖渊的藏身之处(连累当初帮助玖渊的朔茂被高层提防厌弃)。(由于玖渊叛村开始出现舌绝之印)。

 

玖渊请求鸾虹照顾鸢,待她应允后便自裁随罹菁而去了。黑巫女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所以鸾虹不能亲手杀了那个孩子,就封印了那孩子的大部分查克拉,施术抑制了其脑部神经,让他失去了过去的记忆;并对其下了诅咒——历尽八苦、手刃至亲。在那之后,他会来到自己面前。

她要在那孩子最脆弱的时候彻底地掌控他,在他依赖上自己之后抛弃他。

生苦——童年土里刨食,懵懂间的禁断之恋

老苦、病苦——接触的老人的凄苦遭遇;山洞复健行动不便,呼吸不畅,目不能视,耳不能闻,食不知味,孤苦无依。

死苦——神无毗桥

怨憎会苦——水影时期(13---15,其幻术可以持续影响矢仓意识)、九尾之夜

爱别离苦——琳的死亡;

求不得苦——少时的火影梦,与卡卡西的争强好胜,琳对卡卡西的恋慕,水门对卡卡西的偏爱,水门和玖辛奈的恋情

 

 

(15——21岁时间线)

将鸢送回木叶之后,鸾虹化名焱君在海上的小岛建立了自己的国家。

鸢见到她的时候已经失去记忆。

与她一同生活。同她学习治理国家的经验。

在娶鸾虹的那一天,鸾虹恢复了他的记忆,还原了鸢父母死亡的真相。

鸢濒临崩溃。

吻上鸢唇角的瞬间,鸾虹化光而逝,让鸢失去了关于她的记忆(抹去了自己存在的痕迹)。

(这份感情和痛苦转移到了死去的琳身上)

 

鸢回到木叶,看到的就是止水坠崖,鼬立于崖边无力相救的一幕。再一次受刺激,下定决心用强权改变这个世界。

宇智波灭族之事算是为父母、止水复仇,也是在帮助鼬。

 

再一次离开木叶的时候,在前往晓的渡船上他一把割断自己的长发。

 

招募晓成员。

最初的想法是统一五大国(聚敛钱财,招募S级叛忍增强军事力量)。(21——28岁线)

 

在行至武藏国(当初鸾虹的国家)时听闻统治者意外死亡之后这个国家陷入战乱的消息,因“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的现实而动摇;得知百绘一族不老不死的黑巫术(因为只有部分血缘不是女性,所以死后12年才能重生),决定发动战争集中仇恨,强迫五大国同仇敌忾建立联盟,每当局势动荡不安就发动一次战争转移仇恨到自己身上。

----------------旧梗搬运----------

  我是真的很喜欢那条莫须有的设定……宇智波带人的原型是月读命,旗木卡卡西的原型是保食神……可惜文力不济,知识储备也有限,难以在这个角度有比较精彩的展开。结尾处的“月夜见宫”就是主祭月读命的伊势神宫外宫别宫的名字。

    在最初的设想里,卡卡西不会对带土的眼睛产生排异是因为母系血缘有着一些微妙的关联。但是觉得这个构想的延伸就让情节变得过于狗血,又难免使得旗木朔茂的形象变得ooc。

   其实本来有一个更加偏离原作走向的构想,大概就是带土以宇智波灭族的事件为由头清算木叶内部的黑暗,解决了第五代火影志村团藏,扶植鼬成为了第六代火影。但还是没有办法立即凭借对政治学粗浅的了解构建出一种合适的政体和治理方式,也就就此作罢了。

    除了21岁参与宇智波灭族,实在不知道带土作为鸢跟着晓组织的人不去抓尾兽又干了些什么。长门的身体也真禁得起他们那么拖?总之原作的bug也是让我十分为难啊……就当作他一度放弃了报社的想法在其他平行世界体验生活吧,然后到了29岁的时候他想通了所有世界都是虚假的,就又回来了2333

    至于带土和卡卡西,实在想不出来这段关系有什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可能啊……

    如果带土还带着小时候的那种个性,忍受不了冷落和忽视,患得患失,占有欲还强,stk成性……他们的观念和习惯,还是各种意义上的不合拍,这样怎么能长长久久地幸福生活下去呢?卡卡西若是一味迁就下去也就太累了。这样不平等的关系,没有人能真正从中获得快乐。

    所以白月光是一定要BE的2333

    到现在我也没办法确认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什么性质。到底是因为带土直白地表达了对朔茂的认可,还是因为他早早舍命相救、以眼相赠的英雄之举在卡卡西心里留下了太多遗憾和遐想的空间……当然他们之间的羁绊不止于此,比如琳的存在和死亡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若是他们就那样安稳的活下来了,水门班之间纯洁而深厚的友情大概也就断绝了在这种羁绊上继续延伸其他关系的可能性。但也许这才是比较合理也比较正常的走向。

    如果我可以不顾一切地私设,我希望斑对于和带土的短暂相处是感到愉快的,区别于千手柱间那个意义上的棋逢对手。但是原作里斑对柱间的执念实在太深,柱斑柱又是初心……但是如果带土可能创造出第三条道路的话,而斑又恰好在世,我希望他也能给予带土一些认同。像是比古清十郎和绯村剑心的那种吧。

    也许有很多羁绊都要比爱情更刻骨铭心、更来得让人心碎。

但是啊……我还是私心希望有人是用真正意义上的爱情爱着带土的。

没有办法专心写作……未来再丰富细节修改设定吧。

原创角色预警。原型桔梗。按照最初的设想,是希望有人不了解他的过去,不知道那个阳光又冒失的小天使的存在,真正爱过异端之路上的带土的。

希望以后把这段故事写完整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