寜月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记梗

一个假设,带土当初对着鬼鲛毫不犹豫地摘下了面具,鬼鲛震惊之余毫无保留选择相信他追随他。

我的想法是,他们此前遇到过。

带土到雾隐的时候鬼鲛大概15岁,是前任鲛肌主人西瓜山河豚鬼的亲信部下。


琳死后,三尾逃逸(后被雾隐再次捕获,矢仓成为三尾人柱力,并有足够的时间掌握三尾之力)

琳的尸体被留给援兵带回了木叶安葬

带土回到山洞后掌握阴阳遁,通过斑了解到了足够多的忍界秘辛和禁术。


那个时候带土应该只是模糊意识到自己可以虚化,但并没有了解到神威空间的存在,未能熟练使用万花筒写轮眼的其他技能。

带土前后与弥长南多次交锋。弥彦死后,长门小南经由带土知道了佩恩的制作方法后欲杀“宇智波斑”以除后患。

与六道佩恩,小南的式纸之舞战斗后,带土写轮眼得到最大程度的开发,单眼发动了部分须佐能乎对抗轮回眼(紫色)但因为过度使用产生了失明的征兆。

因查克拉过度消耗诱发木遁排异反应。

因重伤和极差的身体状态导致神威空间不稳定,阴差阳错来到雾隐毕业考试厮杀现场。

鬼鲛是当时的监考官。


带土在战斗中为避免泄露身份+身体难以承受负荷没有发动写轮眼和木遁,仅仅采用火遁和阴阳遁与之战斗,达成完胜+不死一个人的成就。但因违反规则+诡异的忍术+并不是在籍考生被收押(精疲力竭彻底失去战斗力)。鬼鲛对其战斗时眼中充满恨意和绝望但不对考生下死手的举动感到好奇,特别关照(受刑放水)并找机会为其疗伤。


恢复部分瞳力之后带土潜入雾隐机要部门查阅了三尾事件始末,调查出涉案人员并进行了清算。


与矢仓交手险胜。

完全控制矢仓耗费了一段时间。


因为瞳力下降大多数时候带土只能待在矢仓旁边使用幻术控制他,管理雾隐。

期间重大事件:

为避免众人生疑继续贯彻血雾之里政策,但减轻了对血继限界家族的迫害,默许了白,照美冥等人的存在

青取得白眼战利品,由带土出面与木叶交涉

处理再不斩叛乱

同水之国大名周旋,婉拒了联姻要求

引导鬼鲛得知西瓜山河豚鬼叛变,在鬼鲛果断处置掉西瓜山河豚鬼后选择信任他,由其辅佐自己稳定雾隐局面


(未让长门小南得知其讯息)

期间诱使止水开万花筒写轮眼。(用斑的替换用写轮眼施展了伊邪那美,止水摆脱伊邪那美——循环其父母,带土的死,虚构鼬的死亡,木叶的毁灭时开眼)(水土典型宇智波双箭头兄弟情)


止水之死未来得及干涉,对木叶和世界更加失望


灭族之夜后得到了富岳的眼睛(延续从前的设定,富岳亲弟弟是一名宇智波叛忍,带土是他的儿子,玖渊的死有富岳一份)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叠加玖渊富岳和自己原本右眼瞳力,恢复了部分战力,堂而皇之带着鼬回到了晓组织。


开始招募晓成员。


最初的想法是统一五大国(聚敛钱财,招募S级叛忍增强军事力量)。(21——28岁线)

在行至武藏国时听闻统治者意外死亡之后这个国家陷入战乱的消息,因“打江山容易,坐江山难”的现实而动摇;如果想结束纷争,就只能杀掉所有人,或者让所有人的思想都受自己控制。


他决定执行月之眼计划。(28——31岁线)


豪赌一场。


赢了的话,就依计划,让天地与自己合而归一;


输了的话,就将仇恨集于此身,换取一代人的和平安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