寜月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何若大张挞伐,一决雌雄。

对于带卡这个cp,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没有一丝柔情。

包括大多数件套文。

卡带大概存在个别例外。


我一直都是一个玻璃心的人。

开不得玩笑,听不得所谓理中客的发言。

自己放在心尖尖上维护的人,到CP粉那里却沦为笑柄和被嫌弃的对象,我是真的很反感。

若是现在再有人提什么宇智波卡卡西守寡、战五渣、史上最弱火影之类的事,大概会引来众粉群起而攻之。

到带土那里,贤二、掉面具就掉智商、STK、神逻辑、精分中二梗简直被CP粉津津乐道地演绎到了好像原著里带土就是一个蠢货一样。

并没有什么声音表达反对。

cp群里讨论的梗大多令人恶寒。

不堪看。


有些打着带卡tag的文热度极高。

一夜七次、前世今生秘密那几篇论坛体、木叶病院里作天作地、精虫上脑、没脸没皮,一把鼻涕一把泪,被众人嫌弃的人大概是众多CP粉眼里的带土吧。

只有卡卡西肯要他。

或者连卡卡西都打心底里嫌弃他。

或许有人想说,玩梗而已,至于吗?

至于。

谁还没有个本命不是?


我当然有自己偏好的恶趣味梗。

但放在我这里,身体怎么玩倒是无所谓,尊严都可以放一放,但灵魂绝对不能被扭曲。

甚至可以作,但作的点一定不能只为了感情。


本命当然可以攻。他这样的人设:少年期就是所有热血元气男主的标配;boss期性感狂傲,睥睨天下,台前幕后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白发期的坚毅果决,甘愿弃置己身为新生力量成长铺路,生死置之度外的豁达无畏…几乎将所有男人身上具备的魅力元素集于一身。当然攻。

但他的孤勇,他的温柔,他的迷梦又无一不让人动容,愿与之共沉沦,填满他内心的空洞。集色气与纯情于一身,性情坚韧隐忍的心系天下上位者受,是我绕不开的苏点。

说一千道一万,他的初始人设属于原著,但他身上可以承载的思考和意义远比原著更迷人。

我不愿看到他在二次创作中被继续扭曲,为任何人做垫脚石。


(2)

我一直以来都对个性温和的人感情十分微妙。

看起来对所有人都温柔体贴,宽容和善。那么有谁是他真正在乎的呢?

对待真正在意的人,态度想必不会是那么坦然随意。

我对带琳喜欢不起来就在这里。

带土很明白琳喜欢的人是卡卡西。

动漫外的我也十分清楚。

抛开岸本创作的真·神逻辑不提,光看漫画里的表现。

雏田是真的喜欢鸣人,小樱和香磷是真的喜欢佐助,水门是真的喜欢玖辛奈。

带土也是真的喜欢琳。

确确实实,他吻过照片,准备过表白。

但他真的想过和琳在一起吗?

他从琳的鼓励里究竟得到了多少力量?

他想当火影究竟有几分是自己的理想?

神无毗桥战役时他为什么执意要去救琳?

我无法苟同岸本无法自洽的逻辑,从漫画里我感受不到他想传递的东西。

我记得的是带土默默看着琳的脸上绽出灿若云霞的光采,是因为卡卡西;他甩开琳的手让她和卡卡西快走;是敌多我寡命悬一线的时刻,琳想做的是和卡卡西表白;是带土在神威空间为卡卡西施加的幻术里,对卡卡西表白的琳;是带土化为十尾人柱力整个人被撕裂了的时候,想着琳找回了意识,硬生生地把身体拼接了回来。

他当然在乎琳。作为一个符号,一个象征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从来都对带土是为琳毁灭世界的论调深恶痛绝。但不得不承认,信仰寄托在一个死去的实体上,将会变得完美并且永恒。

他这一生有多少时间会想起那个永远都不会长大的女孩呢?

鸣人看到的另一条世界线的幻象里没有琳。

回到木叶,成为火影。那会是带土的真正梦想吗?

我说,你不要想象一朵黄色的蒲公英,千万不要哦。

你在想什么呢?

鸣人说,你想成为火影,成为火影的你才是真实的宇智波带土。

他就想了那么一瞬间。

他输了。

似乎梦想就板上钉钉了。

他只是习惯于给予而已。

 

倒不如说,他希望有人能结束自己这样空虚绝望的生命吧。

而第四次忍界大战这么大的阵仗,才配得上他的死亡。


(3)2017cp小论文自搬运

最后鹿惊要杀死带人从大处讲因为他是战争的对立方,对于他个人而言,带人的这种存在方式是对他过去十八年的否定,是对他信仰和生存意义的嘲弄,某种意义而言是一种背叛。杀了现在的带人,守护幻想中的英雄同伴——这是现实意义上的月之眼。
暂时逻辑没想通,具体细节有待补充,哲学基础也不是很明晰,但基本走向应该差不多就是这样。
人都是有私心的。不是因为想要替他看世界而努力好好活着,而是因为想要好好活着所以对带人有所执念。而现在的带人其实让他这个借口的促狭之处暴露无遗——这个世界早就没有带人想要看到的东西了,你在替他看什么呢?
带人一定要站在对立面上死而复生,站在同一战线生而复死。

战后如果他没有死,回到了木叶又会是怎么样呢?无非是封印监禁或者处死,更合理的走向是处死。

活着赎罪什么的……那真的是太沉重的一件事了。

卡卡西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希望他活下去的呢?

他就那么一死了之,方才在鸣人卡卡西心里留下了那么几分英雄的影子。若是活下来了,不过是执行十二绞都不为过的甲级战犯罢了。让他活下来,被封印力量,为人敌视折辱生不如死,或者当众处刑,或者作为实验体被利用为忍者世界解决隐患……虽然也可以很具有现实意义,但这种虐法,我舍不得用给他。

为了赎罪这种理由苟活……其实也蛮符合他偏执的个性的,不过还是有力量傍身自由行事为好。

我希望他凭借自己的意志选择生死。

他应当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获得自由。

他不需要是英雄,甚至不必为了什么高尚的理由而死。他只需要做回他自己,做回一个人。

想成为火影,热爱同伴的宇智波带土就是他自己吗。

呵。

他还不曾有时间和机会冷静地审视自己的心就死了。

 

 


当恩怨纠缠到尽头,快刀斩乱麻,问题也就倏忽解决了
你救我一命,我杀你一次
没有爱存在的余地
欠来欠去,算不清的烂账随着带人再一次以鹿惊所希望的样子死去,一笔勾销。
从此,鹿惊放过了他自己。
鹿惊当然可以不必愧疚。
鹿惊当然不会再愧疚。正如原作后续的发展那样。六代目可以安享未来的人生和所依赖的同伴情,他很幸福,也很幸运。
事实上就是如此,执念如塞于幽处的洪水,一旦找到可以决堤的突破口,便很容易荡然无存。
善忘是一种多么安全有效的遗忘方式。
更何况这个执念更多地来自于鹿惊用自己的绝招手刃了爱慕他的女孩……至于带人,其实于他也未必那么重要。
有些人在心里占据了一个神圣的位置,是不可与任何人相提并论的,明明任何碰触都唯恐是亵渎。鹿惊动不动就拿九尾小子和带人相比,是怎么?
倒不如设定为鹿惊爱慕的是老师和他的儿子呢——就像萧峰阿朱阿紫那样

带卡倒是有几分汉密尔顿和杰斐逊的即视感呢
哎呀,犬夜叉还会有戈薇的,剑心还会有神谷薰的,何必那么理想化呢。毕竟最后鹿惊可是和凯一起去周游世界了呢
他其实早就没有那么痛苦了。
慰灵碑只是一个带有仪式感的习惯。和写作业前收拾干净桌子会让自己心情更畅快那样没什么分别。
没什么苦情,没什么虐点
他们彼此都接受不了对方的污秽,从来都不曾来得及真正理解彼此。

何来的爱呢?


(4)2017带土同人私设自搬运

低人气配角粉没有周边可买买买也就算了,还得受这个窝囊气呢?
非得针锋相对开文写篇类似伤仲永的文怼回去吗?
怕了怕了,您圈粉丝人多势众不敢惹。
你们可劲吹吧。同一个作者创造出来的角色,手上沾的血腥都不少,欺师灭祖杀人无数五十步笑百步,有什么资格黑带土。
不为纸片人和脑残粉置气。
我男人我自己疼自己宠。
他就是性感俊朗,就是强悍敏捷,就是胸有城府深谋远虑喜怒不形于色。少年时百折不挠的坚韧善良,眉宇间英气逼人;写轮眼初开的第一次战役动作行云流水,过往的修行成果尽显;复健时期意志顽强,毫不为毁损的容貌和残损的身躯抱怨自怜,就算这样还是充满热情和动力,将保护重要的人的信条记挂心上;当梦想破碎,信仰崩塌,他幡然醒悟,终于以沉重的代价从狭隘的小爱中走了出来,井底之蛙游入了大海,他从一个小队,一个村子的守护者,蜕变为整个世界的救世主,无往不胜;青年时期韬光养晦,云游四海遍尝人世沧桑,确信了自己选择的路;战时所向披靡横扫千军的豪气,战后曾经沧海献祭般的通透潇洒……
不是喜欢自己加设定吹吗?
来来来。
按无我原非你的设定来,永恒万花筒只要普通万花筒换上亲族万花筒就可以,带土和富岳有血缘关系,宇智波灭族之后留下佐助,富岳眼睛归他
一只永万一只普通万花筒,右眼神威无解,传送速度max,左眼神无青炎攻击max,且混乱敌人五感无解(融合了天照月读等一系列兄弟瞳术)或许以后还可以把给卡卡西的眼睛拿回来,双眼直万花筒,有木遁加成再开个属于自己的轮回眼。开发了自己的忍术神久夜,就是融入了神威之力的360°密集扫射火遁,还拥有了非常犯规的五大神器(参考竹取物语)
当然还有属于传说中月读命的太刀神乐,没有眼睛加成近身刀法也是出神入化,远程弓箭同理
斑的团扇,锁链,镰刀当然也归他

木遁可以用得像千手柱间一样好,能大规模使用还能加神威之力,用和巫女学的封印术净化术在里面使得忍术无效化,还能一击必杀
想玛丽苏了他还能让木遁进化成花遁,用各种各样的花雨攻击,又仙又美,简直浪漫

轮回眼长门和斑的技能他都会,轮回眼还能随时切换成万花筒
他不马上抓尾兽就是看戏,让小宠物自己蹦跶,养肥了比较好玩,毕竟已经日天日地日空气了,闲得没事跟着凤凰修点仙术,通灵百鸟,最常用的是鸢……
最后一战完全没发动什么战争,自己一秒解决~
月读世界一个人呆腻了就开另一个空间去异世界体验一下新生活,玩累了回原作世界除除草,放几个人出来谈谈月读感想
活了太久太累果然还是得找点有趣的事做,就精挑细选了实验组和对照组,一组人活在月读里,一组人放出来继续生活,观察他们的心路历程和表现……

(5)继续搬运

今天耳畔一直萦绕着这首歌的旋律,大约是因为歌词,和背后的故事,听着意外地比花火本身动人。
“一事无成一败涂地终贻笑大方
捧一颗赤子心来这世上
却换得惨烈一场
笑他宏愿空想笑他心眼两盲”
感觉这一部分完全能够解释我为什么对带土如此心心念念了。
他的心愿,错付给了因果,最终葬送在平凡而奔忙的俗世人间。
怎么会存在那么理想化的原作世界呢?
琳若有在天之灵,会觉得失望甚至恶心,带土以琳的死发难,做尽恶贯满盈之事,竟还口口声声说着爱她?被人肆无忌惮地疯狂爱着只会觉得恐怖和恶心吧,再怎么付出都是自私地满足自己的想象,在自我伤害中实现纯粹的自我感动。
卡卡西会震惊会觉得被背叛被愚弄,会将之连同模糊不清的记忆里那个冒失自大的小鬼连根拔起,亲自手刃罪人。鸣人水门玖辛奈恨极这个忘恩负义,藏头藏尾,摇摆不定的孽畜;他这样肮脏丑陋的人竟然杀了干净坚毅的天才忍者日向宁次!那么多的忍者……他们都有心,都有家啊!佐助和斑打心底里瞧不起这种容易被诱骗利用还自以为是的实力不济的蠢货;迪达拉对他这种背信弃义装神弄鬼的行径无话可说;弥长南鲛会觉得这个以假面示人的小人竟然有脸称自己的理想是摧毁虚假的现实世界,最后的失败真是咎由自取大快人心……
他会死在四站的战场上,被仇者啖尽血肉,挫骨扬灰,在史册上留下至少百年的恶鬼之名。

若是换成更丑陋一些的脸庞,那点变成六道都不够看的实力,我不知道还会不会这样迷恋他。
大概不会。

但是这样的人,从来也不需要爱和救赎。
背负罪孽和耻辱孤独地沉入地狱,在轮回中受尽苦难反噬,不得超生方是最佳的结局。
但不是没有那样一个瞬间,我愿与你共同沉沦。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