寜月

我的肩上是风
风上是闪烁的星群

NARUTO雜食cp觀

  1. 带土攻

形象A:雨隐/九尾之夜斗篷、晓袍、阿飞紧身衣、四战紫袍、六道土

      分庭抗礼互攻:

                    佩恩长门

                    斑/因陀罗

                    柱间/阿修罗

                    扉间

                    水门

                    尾兽拟人

                    绝

      上位者掌控欲、征服欲:

                    矢仓(傀儡)、大和(四战俘虏)、兜、小南(惩戒背叛者)

      难得的温馨和短暂的喜悦:弥彦、迪达拉

      忠心护卫:鬼鲛

      B:染黑回村暗部/担当上忍——火影if:

      女友向:琳

      宇智波兄弟buff:止水、鼬、佐助

      挚友:卡卡西

      关系紧密的同期:夕颜、阿斯玛、凯、伊比喜

      后辈:鼬、大和、伊鲁卡

      学生:原创、鸣佐樱

 

  1. 无差(对刻画人物有帮助的交集)

     木叶众:自来也、纲手、日向家(主宁次、花火)、镜团猿飞蒜山、鹿丸;宇智波家族

     砂忍三姐弟

     雾隐众:再白,君麻吕

     山椒鱼半藏

     晓成员、鹰小队

     

     灵魂伴侣(原创)

 

  1. 带土受

形象A:长发鸢

对上位者的反叛——鼬、佐助

形象B:仔土、回村上忍if

纯mob

变态:蛇、兜

山洞:斑、绝

师长前辈:富岳、朔茂、柱扉斑泉团猿镜、玖辛奈、水门

男友向:冷色调:卡带,南带

             暖色调:鸣带,水土,凛带,鲛带





旧梗摘录:


“强迫别人进入完美的梦境世界是否正确”(或者更精确的什么题目)是一个辩题。正方反方辩论队。


或者带土、卡卡西分别作为被告、原告方律师针对防卫过当、寻仇、以正义的名义杀人等行为的辩护和法官宇智波鼬的审判


关于生命的意义的哲学讨论课,止水老师和卡老师,学生鼬和带土

 

日裔FBI卡,收养了酷似带土的鸢,恶徒带土被卡亲手逮捕送入监狱服刑……每年会有一天去探望他,互相装作满不在乎。但是鸢非常清楚他们两个都是骗子,也很嫉恨歹徒能得到卡的爱吧。最后当然就是卡在任务中死了,鸢自己要求去探监,微笑着一字一顿地告诉带土,你就一辈子后悔去吧。当然鸢出去之后自己哭成傻子(仿佛在写水仙)。

 

 

斑带(或原作或架空):

    (1)淡而致命的眷恋。

    斑足够了解带,但带并不了解斑

    他们的战斗带总是占下风,互相算计互相制衡,最后还是不得不受制于斑

    带很在意斑对他的看法,希望得到认同,希望在博弈中获胜

    他甚至觉得可以让斑喜欢上自己,然后再狠狠的报复回去,玩弄他的感情

    结果只是让自己陷了进去

    斑有自己的白月光,完全不care带;带想闹就随他闹,反正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说白了还是看不起他,不相信他能搞出什么大名堂)

    但带成长之后会有刮目相看和反超……渐渐地引起了斑的注意

    等斑开始注意到的时候  带也已经不再执着于得到斑的欣赏、占据他的目光了

    他发现自己并不能坦然接受对方的衰老和身上腐朽的味道,他不能接受对方的“真实”

    那个时候他对斑就是那种迁就吧,自己当初喜欢过怎么也没办法拒绝和离开……随便你想怎么样,我都无所谓的那种

    带会怀念曾经在水门班的单纯美好,也会守护现在的木叶,和斑在一起厮混,但再也不会有什么人让他动容,让他柔软了(误)

    斑或者卡或许还会有打动他的可能吧……

    或者什么新的人。


    (2)斑是著名剑客,有意栽培接班人带土,但是带土不愿永远活在他的光环之下失去自我就离开了他。但当他终于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剑客时,却自称为早已逝去、后继无人的宇智波斑。


   (3)镜花缘:女皇斑,牡丹带


   (4)敌国军官斑,曾经救过他的战败国学生带,蛇的报恩2333

   

神威组:

   (1) 神明的堕落是对信徒的背叛

    渎神。禁锢他、折辱他、也膜拜他,要神囚困于身侧,渴望让他完完全全属于自己,敲碎他的冰冷虚假的温柔,熄灭他的光,挥霍他的温度,破开他的皮肉,啜饮他的鲜血。神在坠落地狱,人在升往极乐天堂。


   (2)拿带土做比较非人道的心理学实验,洗脑、囚 禁、人格改造(发条橙)


   (3)真·换眼。挖出来带土自己的眼睛,再给对方安上自己的眼睛。


   (4)敌国将帅百吃不厌,战败带回去自己享用或者mob都很美味;杀了也很美味。

    遍体鳞伤残留一口气的状态下,扔到澡盆里拿脚踩着吐泡?


   (5)带土参加卡和别人的婚礼,双方擦枪走火言不由衷的祝福


   (6)白狼王与雏鸢


   (7)保食神、月读命


  (8)蒲公英——花朵形态和种子形态(这种今生今世不相逢是多么的丧病啊)


   (9)带被构陷抄家,狸猫换太子假称府内仆役免遭一死,受了黥刑充军,卡大概是大将军王这种吧,憎恨他也企图利用他,于是假意逢迎、献忠,大概还在被敌人抓住之后宁肯断掉右臂挖去右眼也不出卖卡,实际上就是蓄意欺骗他。复仇成功带就在卡面前用他赠与的剑自尽了。


带佩、带南:

    曾给鸢带来片刻温暖幻象的弥长南

    难以忍受后来小南的刀剑相向,于是一定要她死在自己手里。也算成全他们三个永远在一起的愿望。

    

 

鸢迪脑洞
迪达拉不了解他,但愿意尊重他,在不必去试探他的前提下了解他隐藏在面具下的真实。

前辈猜猜鸢为什么要戴面具呢?
嘁,无非就是脸丑得见不得人、想要掩饰自己的身份或者装腔作势吧,嗯。
咦,前辈是这样认为的吗?前辈不觉得鸢戴上面具之后显得更神秘更富有艺术气息了吗?
就你那个土到掉渣的面具吗?不过还真是想看看这个笨蛋面具下的脸啊,嗯。

也许在迪达拉自爆身死的那一刻才会破开鸢的幻术,记起那只让他又爱又恨的血红眼睛和那个人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侧颜。
宇智波都是不懂艺术的混蛋,嗯。

他们自己就是艺术。
一瞬的绚烂,永恒的沉寂。
是他们的命。


看了一下小迪的贤值其实很高,那么这又是一个只要你说我就信,无条件信任你,即便你比我年长很多,实力也要比我强大很多,我还是愿意保护你陪你胡闹逗你开心让你能够放松下来,希望你有一天能亲手摘下面具亲口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的痴情故事。


遇见斑是带土的梦想。但是斑真正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却打碎了他年少天真的全部幻想。
带土就特别任性地没有送斑和琳一起去净土,他觉得需要斑的灵魂和自己一样在这个悲惨世界无法超度。然后就自食恶果让斑差点弄死~最后斑濒死,躺在那儿的时候其实最想见的人是带土,但带土已经化灰了。千手柱间说战友的时候他其实是在想,我和宇智波带土再相逢的时候,或许自己可以告诉他,你对于我而言是战友吧。
柱间作为白月光已经褪色了,带土是他的红玫瑰也是他的白月光,但归根结底还是他自己作死了那个孩子。然后带土的魂魄被鸾虹收走了,斑其实再也见不到带土了,地狱里等多少年都找不到他的。



带人——鲁鲁修
卡卡西——朱雀
琳——娜娜莉
水门——尤菲
斑——c.c.
鸣人——夏莉
鼬——洛洛
迪达拉——卡莲
大蛇丸——毛 



月读命大神(带)×斋王(月)
鸢在弥长南坟前种山茶
鸢用染了小南鲜血的纸叠了一只千纸鹤带在身边
暗恋琳姐姐的小鸣人跟长发带土吃醋,结果长大了喜欢上了带土哥
神医凛,侠盗土,锦衣卫卡。
皇帝斑,重臣柱扉泉镜,皇储鼬,太师水,太傅卡,太保鲛,皇子佐,敌国质子土(mob土谢谢)
鸢自己一个人抓尾兽封印尾兽,查克拉耗尽之后鬼鲛给他传送查克拉,小迪偷着掀他面具,刚好鸢醒来,对上小迪湛蓝的眼瞳的,是属于宇智波的眼睛
穿越回战国的土,成为斑和泉奈的老师,飞雷神斩下救了泉奈,木叶村建立后成为第一任火影。
鸢觉得限定月读里的恰拉助非常可爱。
叔佐回到过去,在水门当了火影之后接替辅导带卡琳,住在仔土家
叔佐救了一只鹰(没错,鸢当然就是带土的化身)
天才名校生鼬,少年班学长止水,高考失利没有考上最理想大学的普通人带土,三个人在一次实习中遇到,同组合作,实习的前辈是卡卡西,导师是大蛇丸



从来多情,次次真心这一篇的贵乱和原作魔改
补充和个别设定更改(虽然我觉得把水门换成止水也很好whatever)

偏远地区省份非省会,市重点高中的文科生们。
(我没接触过真正的天才,再加上天才一般不拼高考so)
初步设定
带土:学习班级里数一数二,期待考上国内最好的大学最好的专业,但课下用功夫实在太多,数学尤其要花力气,不听课,不喜欢背东西,基础不扎实,主要得分考刷题(但题买了很多并没有完整做完过),文综靠现场分析题面。晚上大概两三点睡。
水门:成绩稳定在班级第三第四。数学很好,平时给带土讲题,借卡卡西笔记什么的,记笔记也很踏实,细水长流的标准好学生,没什么具体的理想,按部就班进步。为了第二天听课和学习的效率一般十一点半就睡了。
卡卡西:身体不大好,缺课是常事。文字功底相当深厚,文章偏辞藻华丽精美,记忆力超强,字极其端正好看,答卷很有优势。比较懒得刷题,考试的话一般不去。学习时间看心情。不过在学校的时候还是会认真听课。
斑:更加随性。听不听课看心情。草稿纸记笔记的那种,十点半就休息,可能回家还要看一会杂书和经典影视什么的,偶尔追个星。擅长项和卡卡西差不多,文章写得更偏杂文比较晦涩一点。
止水:班级第一,各种标准意义上的好学生,数学基本每次考试都满分。
小南:众口称赞的女神,大气霸气,基础好肯努力。年级第一,与上诉人不同班。众人眼中最有潜力成为建校以来第二个省文科状元的女孩子(第一个是辉夜2333)。和弥彦长门青梅竹马,长门理科成绩不错,弥彦和上述人同班,成绩不算理想。
琳:和小南同班。英语演讲特别棒,学习其他语言也很有天赋,唱歌好听的女孩子,成绩一般,年级十五到二十不等,和小南关系很好。
凯:国家二级运动员,体育特长生
蝎,迪达拉:美术特长生
自来也,扉间:影视戏剧编导特长生,但扉间意外地文化课成绩还不错,年级前三十,班级前十
大蛇丸:生科国奖,保送名额
泉奈:初中时和斑与扉间同班,关系很好,有一点暗恋扉间。成绩年级三十到四十。比较贪玩。

(迪达拉设定为低一年级的吧,同级的还有宁次。还有谁比较像斑又和水门有共同点呢,啊,超难想,暂定弥补空缺的是我爱罗或者鹿丸吧)


记录一个狗血的脑洞。多cp慎入。

后来大概进行了一些魔改,变成了二十年一梦系列流水账文。









带土就完全抵抗不了特别会撩,中央空调一样四处留情又对他若即若离暧昧不清的那种人,亲密过,不一会就冷了。
佐助也好,鸣人也好,甚至是有那么一点喜欢过他的鬼鲛也好,都和他的朋友鼬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那感觉就像是这些他迷恋过的人和他最大的话题就是鼬一样。
没关系的,换个新环境一定不会再这样了。唉?那个叫斑的人可真厉害啊!骄傲的他开始觉得自惭形秽,他愿意对每一个见到的人吹嘘斑的才华,还有帅气。
当然,他们一起拥有过无比快乐的一段时光。跨年夜,烟花,白雪,民谣,被误认为双胞胎的两个人。
最开始很多人都说他们两个可真像,他暗自开心,觉得仿佛遇到了一生的知己。
可是随着带土的占有欲增强,带土和斑有了矛盾,他们都觉得不自由,不平等,不快乐了。斑也说自己更喜欢和心思单纯又是故交的柱间和泉奈相处。
离开的时候带土说,和谁在一起都好,只要不是斑。他心里想,斑是我爱的最后一个人了。
带土认识了水门。他把自己失败的情史一股脑地吐给了水门。水门很温柔,开解他,陪他聊天。后来带土生病,水门还把自己的衣服借给带土穿呢。他又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水门,有机会就抓着水门表白。但是水门喜欢卡卡西,不过其实带土对卡卡西也超在意的,就算已经不喜欢水门了,和水门在一起的人是青梅竹马的玖辛奈,但他还是会悄悄关注被他拉黑了的卡卡西。
 啊,其实他还差一点就喜欢上扉间呢,书读的多而且又是个暧昧不清的人,还和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幸亏后来喜欢的是水门。

带土选择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但他不巧把计划告诉了卡卡西,于是卡卡西也掺合了进来。卡卡西走在哪都那么吸人眼球,他本该已经习惯了的。
该死,偏偏是这个时候犯傻。
这是真的贤二。
后来在那段所谓重生的时间里,带土喜欢过小迪,因为小迪特别黏着他,最开始对他也热情;也喜欢过弥彦,他像自己,也像斑;但后来他因为这种喜欢耽误了大计,再也没有重来的机会。
于是他非常非常恨小迪,也开始反感疏远弥彦。后来他只不痛不痒地联系过长门和止水,他当初有点看不起又有点羡慕的人。
这一路折腾下来,带土的朋友寥寥无几,比如黑绝,比如白绝,比如泉奈。没错,他只嫉妒柱间,其实他和泉奈意外地合拍。
其实带土很想和鼬,宁次,蝎长门,小南这些人好好相处。但最后能留在他身边抱团取暖的只有黑白绝。也许,有黑白绝就够了吧?
后来带土见过斑,他感觉自己还是很在意斑,但是再也不会心跳加速了。
很奇怪的是,带土最近总是梦见鸣人。明明他心里觉得鸣人讨厌死了,怎么可能还会梦到他呢?
如果可以,带土想,他宁愿谁都不曾遇到。
他想要的,只有永远不可能得到的,光华流转的红月亮。



大概后来的走向是鼬大概猜到了面具人是带土,但他们曾经真的推心置腹过,他能理解带土这样做可能有自己的原因。既然带土明知留下佐助意味着什么还是愿意成全他,还是愿意让他有个容身之所,为他调配药物延续性命,还帮他找齐了上古三大神器。其实九尾之夜鸢也并没有继续毁灭木叶的行动,而凭他对鸢的了解,他的力量足以一个人收集全部尾兽,立刻发动战争但他什么都没有做。

后来鸢有意让他杀了自己但他只是用十拳剑封印了鸢。后来鸢自己从剑里出来,却受了重伤,不再拥有当初那样强大的力量。

他把鸢带到据点养伤,事隔多年再一次长谈。

关于为什么要杀掉鼬的同伴激发他开眼

为什么后来放弃了九尾

为什么要故意暴露行踪,顺理成章答应帮他灭族

为什么收留他这样一个定时炸弹

为什么会从十拳剑中出来

为什么又重新开始让停摆的计划启动

……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是知己。

彼此都不曾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没有什么提防,和利用,只是任由对方做自己的事情,只要不触及彼此的底线。

世界上鼬的亲人就只剩下鸢和佐助了。

不仅仅是血缘意义上。

鼬追求大义,也从不后悔自己选择了保护木叶。

鸢选择发动战争集中仇恨,彻底解决黑绝和斑的阴谋换取百年内和平的做法与他当初的选择不谋而合。

他决定配合鸢完成最后一幕戏。

世间秩序的维系没有捷径可走,他们能做的只是让人与人,国与国之间利益相关,成为命运共同体,再大的野心和迫切借战争转移国内利益纷争压力的企图都只会引起局部、边界战争,不会让战争扩大为全忍界范围的规模。

后来鼬给佐助的眼中设下天照并不是想杀掉鸢,他只是希望让弟弟理解自己想保护他的意愿,不想让他继续复仇的努力。

当然,鼬也是人,他怎么可能不恨间接导致止水死亡,逼迫他走上灭族之路,与佐助分开的团藏呢?

他也不愿剥夺成年佐助知晓真相的权利。

他只是单纯地希望佐助放弃复仇,在珍视自己的朋友的陪伴下好好生活。

他亲眼见证着在仇恨和宽恕中挣扎的鸢有多么苦闷和孤独,却无能为力。

但他希望至少可以阻止佐助。

佐助身上没有鸢那样多的罪孽,他希望至少佐助可以得到幸福。

他和鸢,未来在地狱重逢,又会聊些什么呢?


 虽然其实想写的关于斑带的内容很多,这里就简单说一下吧。斑是在少年带土身上看到了自己白月光柱间,但是他很清楚这两个人之间本质的差别。柱间其实和白绝一样(毕竟白绝是复制品),假的傻白甜,实际上是切开黑的,为了多数人的利益可以毫不犹豫地牺牲少数人的利益其实也毫无民主可言。柱间从他们认识的时候开始就已经不再天真,生于战国、经历过数次至亲死亡的他们很早就明白许多事其实人力不可为。但带土尚未经历至亲至爱的死亡,天生又是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个性。他无视现有的规则是基于他其实一直以自己的准则作为整个世界的运行法则。他过分地专注和单纯,于是践行善与恶的方式都极为简单纯粹。就算他后来被自己设计、引导着抛弃善良,他在那个浑身浴满鲜血、刚刚目睹珍视之人死亡的少年的眼里还是看到了光、看到了本质的干净和善良。

    所以他从那一刻开始就预料到了这个少年一定会背叛自己。不管是何种意义上的背叛。但他只是下了不让他自杀和成为十尾人柱力的符咒却不杀掉他永除后患——他其实完全等得起下一个可以利用的宇智波。

    但是他其实很期待这个成长得出乎他意料的少年究竟可以走到哪一步。

    在那短暂的相处中,他竟然久违地感受到了细微的快乐和温情,在带土的身上重叠了太多人的影子,斑在和他的相处中唤起了很多温暖的记忆,他从某种意义上在过去的自己身上得到了救赎。

    看着那个少年逐渐对他放下心防,他其实意外地有成就感。而他甚至动摇过利用他、打碎他再拼起来让他成为属于自己的傀儡的想法。他想,让那个少年张开羽翼自由飞翔或许能创造新的有希望的道路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这些转瞬即逝的想法终究败给了他多年的执念。

    他切断魔像通道的时候也想赌一把,这个少年会不会复活他。

    至于带土啊,斑的出现让他第一次将目光跳出自己狭隘的小圈子,将抱负从三个人、一个村子投向整个世界。这种意义不言而喻。他既然能明知斑对他有所企图和设计,还放下了戒备用真心待斑,这种意义也不言而喻。

 

    “然天生我辈异于流俗者,就在于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知难而进,甚至知其不可而强为之。”




评论

热度(2)